快猫小视频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红袖说着话,仿佛自己的胳膊上的鸡皮疙瘩都跟着一起竖起来了。

沈梦蝶让她有种危险的感觉,没有任何征兆,只是一种直觉。 “红袖无需多心,好好的安心养胎就好。至于沈梦蝶,一个人遭到巨大的变故,确实是会改变一些。若是觉得她给的感觉不太好,尽量的疏远她便可。一切,都是为了孩子,若是她有过分之举,

可以让人传递书信给我,我帮收拾她。”

关于沈梦蝶的改变,她也感觉到了一丝异常。

但是,又说不上是哪里异常。

她是真的变好了,还是……

但是,她与红袖之间,是完全没有利益冲突的,所以也不用担心她会对红袖不利。

她一早就对她说了,她若是安分守己,自然是没有什么事情。

若是她想要兴风作浪,那就别怪她无情了。

“红袖早点回去吧,好好休息,过几日我便回府。”

“好。”

妆容精致樱花树下美女高清图片写真

几日后。

将军府张灯结彩,看上去一片喜气洋洋 。

沈孝的脸上,挂着大大的笑容。

他原本还担心找不到借口,让天婳回来,后来竟然想到自己的生日快到了。

如此一来,她怎么了可能不回来。

不仅帮梦蝶找了机会与自己的姐姐相处,还可以让天婳回来为自己祝寿,这是何等的荣耀啊!而且,说不定,皇上也会来。

想到这里,他脸上的笑容就藏不住。

一辆华丽的马车停在了将军府的门口,那马车金漆打造,上面雕着龙纹,一看便是皇家之物。马车很大,八匹马同时拉车,彰显了坐在这马车之上的人,是何等的尊贵。

“皇后娘娘驾到!”

一声传唤,所有人都跪地叩拜。

沈孝当然也不例外。

“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。”

传唤之人既然开口说的是皇后娘娘,那么……皇上自然是没来的。

沈孝心里有些不悦,但是,也不好说什么。

沈天婳从马车上走了下来,今日的她一身红色的裙装,用金色的绣线绣出翱翔与天际的金凤。阳光照射下来,那金凤栩栩如生,仿佛在她的长裙上上下翱翔。

精致的大红色流苏玛瑙相连,挂在白皙的脖颈之上,将那肌肤衬托的赛雪欺霜;金色的后冠之上,那凤凰的眼睛之处,是一颗夜明珠。

脸颊之上,妆容精致唯美,让人只是一看,便为那容颜而倾倒。

“平身!”

“谢娘娘!”

沈天婳看了一圈,没有红袖的身影,只能作罢。这里人多口杂,手又多,也确实不是适合一个孕妇。

“婳儿,能回来为爹爹祝寿,爹爹实在是太高兴了。”

就在沈天婳四处打量的时候,沈孝主动迎了过来。那脸上,是十二万分的笑意。

她微微一笑,那笑容似乎有些敷衍,与沈孝的热情成了鲜明的对比:“爹爹高兴就好。”

沈孝感觉自己碰上了一个软钉子,顿时有些尴尬:“高兴,高兴。”

就在这个时候,沈梦蝶出现了。

今日沈梦蝶,穿着一身粉红色的长裙,看上去娇俏可爱,头上戴着是一套彩云追月发饰,看上去清新雅致。她走上前来,脸上带着微笑。

“姐姐,回来了!能回来,蝶儿真的很高兴呢。”她说着话,脸上全是笑意,那模样就好像是一个妹妹在对姐姐撒娇:“姐姐,皇上今次……”

沈梦蝶看向其他方向,找寻玄霄的影子。

沈孝原本就在意玄霄未曾出现这件事,被沈梦蝶这么一提起,微微感觉到一丝尴尬:“梦蝶,怎么还如同一个小孩子一般,皇上日理万机,再加上国事繁忙,不能前来而是无可厚非的。”

沈梦蝶吐了一下舌头,一副乖巧可爱的模样:“爹爹说的是,是梦蝶唐突了。”

她关系的,可不是沈家的颜面,将军府的威压,她想要的是让沈天婳难过,让沈天婳痛苦。

而玄霄不来,她的计划如何实行?

想到这里,心情不太好:“怪蝶儿,蝶儿自从这次回来,还未见着姐夫。看着姐姐前来,所以才有此一问,还请姐姐不要在意。”

沈天婳看着她,没说什么话。

虽然她的话让她感觉有些怪,但是……倒是没有针对她的意思。

今日的沈梦蝶,感觉……话有些奇怪。

沈梦蝶看见沈天婳的眼神,感觉到她似乎看出了什么端倪,她必须稳住:“姐姐,今日有我们姐妹两人为爹爹祝寿,爹爹一定高兴极了。看,这是我为爹爹准备的礼物……”

沈梦蝶说着话,献宝似的就将一个锦盒摆在了众人面前。

那锦盒打开,是一个红色得丝绒锦布。那锦布,是大红色的,用金线,绣出了一篇长长的祝寿歌。

“爹爹,梦蝶祝福年年有今日,岁岁有今朝。这东西,虽然不值几个钱,但是,确是女儿一针一线绣的。希望爹爹喜欢。”

沈孝看着那绣着祝寿歌的缎子,心情特别的好。

梦蝶对他的心意,都在这祝寿歌之中。

不管是孝顺之心,或者是其他。

就在这个时候,旁边有人开始议论了

“哎,这人不是……沈家的三小姐吗?她怎么又回到沈家了,不是说嫁人了吗?”

“可不是嘛,嫁的还是王爷呢,好像是秦续。只不过,秦续支持前太子造反,被剥夺了王爷的位置,也是可怜啊。”

“们还不知道吧,这秦续前些日子暴毙了,听说是病死的。”

“那这沈家的三小姐,岂不是变成了寡妇。”

“小点声,不想活了。”

“其实,让我看嘛,这沈孝的三小姐长得也是花容月貌,而且身份高贵。再加上,这么有孝心,若是我能够娶到这样的一位没娇娘,我还管她以前是不是嫁过人?”

“得了吧,我看就是看上了沈孝的地位与权势。”

“哈哈,说实话,若是能够夫凭妻贵,就算是让我入赘和将军府我也愿意啊!”

“对,沈梦蝶这破鞋,捡得值!” 那嘈杂的声音,却依旧没有掩盖那些絮絮叨叨的八卦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