卡哇伊下载二维码是多少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“元圣,有些棘手里面出来几个强大的老鼠,这些怎么没提起过?”巨斧收割者瞪着巨大的眼睛,看着远处的元圣吼道。

“巨斧,这几个人我可以肯定当初确实没出现过,潜伏在洪荒大世界中,这样不更好说明洪荒大世界很是神秘,要是拿到世界之心我修为当更进一步。”元圣此时并没有过多的惊讶,就几个不到混沌大罗的小耗子而已,翻不起什么浪花来。

听到里面六欲红尘的话后,狂笑的巨斧收割者说道:“就凭?一个半步混沌大罗?而且还受了伤,这洪荒大世界的世界之心我巨斧取定了~!”

“来战~!”妖异男子突然抬头,突然世界膜胎外面一副巨大的天图闪现,混沌之气翻滚,无数的混沌流浪者此时一片混乱,有包头痛苦的,有愤怒突然暴起伤人的,似乎完全沉醉在自己的欲望世界中无法自拔。

“欲望修炼者,这种地方都能诞生这样的人物确实不错,如果今天是真正的混沌大罗,不说二话我转头就走,但是可惜,还差点火候,我自出混沌,斩尽一切,灭~!”巨斧收割者双斧瞬间离体,对着混沌中的欲望天图直接劈了过去。

巨斧所过之处一切皆成虚妄,确实如他所说斩灭一切,大世界中的妖异男子闷哼一声,脸色此时显得更加妖艳了。

“前辈,我等据守即可,切勿动怒。”道祖鸿钧赶紧说道。

“无妨,伤势并未痊愈,不然此等偷鸡摸狗之辈岂能欺我洪荒大世界。”摆摆手,妖艳男子似乎也没受多大的伤,盘膝坐了下来,继续抵御。

洪荒大世界中诸多大神通此时心中大定,有这尊大神在或许能够撑过去,刚才六欲红尘其实也就是试探一下而已,心里其实并不平静,那巨斧收割者实力有些强得离谱,一击直接打碎他的欲望天图不说,而且似乎还未尽全力。

“元圣,我联手破了这狗屁世界膜胎,一个小小的半步大罗竟然挑衅我等,自不量力。”巨斧收割者喊道。

“可行,但是可能需要时间,难,这该死的世界膜胎,要是没有保护击杀他们犹如杀鸡一般简单。”元圣说完和巨斧收割者两人同时轰击,洪荒大世界内众多抵御者顿时压力倍增。

漂亮女生俏皮可爱园游会

每一次的轰击都会导致有人受伤,这样下去用不了多久不少人就得身受重伤导致实力大减而退出抵御。

幸好这次新增了三位实力强大的帮手,不然能不能抵御得住第一波攻击还真是个未知数,此时长眉,罗睺、甚至六欲红尘等人皆拼死抵抗,这才堪堪能够稳住整个大世界不被打爆。

“盘古,看来我的世界这次很难再撑过去。”望着世界膜胎,六欲红尘心情有些凝重,两名混沌大罗金仙的攻伐实在太强大。

“前辈,也不要悲观我们洪荒大世界还有希望。”鸿钧一边抵御外面的攻伐,听六欲红尘的话后说道,他指的肯定是陈浩。

“说的是陈浩那小家伙吧?说的没错还有希望,只要那小家伙被选拔参加圣殿大比,或许真的能够改变现在洪荒大世界的命运。”六欲红尘点头,对于陈浩他还是知道的,毕竟整个洪荒大世界他不知道事还真没有。

“对于选拔出来参加大比的弟子,我们洪荒大世界就会暂时安全,他们绝对不敢再继续攻打我洪荒大世界。”鸿钧说道。

圣殿使者一旦降临,外面那两家伙绝对是有多远就得跑多远,不敢停留,加入被选拔上成为圣殿弟子,整个洪荒大世界厄难从此告终。

似乎又有了动力,所有洪荒大世界的大神通者此时都拼命了,他们不用直面外面的那两位混沌大罗,疯狂的保护世界膜胎分摊攻击就行了。

不管虚空中,整个大世界如何震荡,此时的陈浩确实已经被眼前的局势给吓到了,无法想象一旦整个大世界被突破到底会经历什么,绝对没想象中那么美好。

跳入飞升池,运转天一真水诀的他有了一丝紧迫感,其他人他不知道,但是他们一家绝对不能有事,这是他绝对不允许的。

不光是地仙界,下界一样,整个世界动荡不停,就没有平静过,但是他们无法知道是什么事情,时间久了大家也就习以为常了,反正也没发生什么事,该干嘛干嘛,修炼还是平常的修炼。

不过凡界的普通人就真正的倒霉了,几乎每时每刻都在地震,普通人每时每刻都在死亡,无法正常生活。

“到底是怎么回事,这方天地竟然如此动荡?”端坐在人族总部的敖风眉头紧锁,虽然暂时没出现什么大灾难,对于修炼界影响还不大,但是他总觉得心里不安。

“小妹寿元将近,我必须得把她带回地球,不然都来不及了。”敖风想罢,通知了人族总部一声,直接消失在大殿内。

以他现在的修为去凌云宗并不需要多久,半天时间已经位临凌云宗宗门上空,此时的敖风一袭白衣,站在虚空中俯视整个宗门。

“小妹,出来见我~!”敖风喊道。

敖风的话刚说完,敖月的声音传来:“不知圣主降临,敖月有失远迎万望恕罪。”只见从凌云宗内飞出数道身影,来到敖风身边。

“圣主降临,敖月不胜惶恐。”行了一礼,敖月看着她的亲哥敖风说道,脸上没有露出丝毫表情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苦笑了一下,自己这个妹妹还真是…“小妹跟我回地球。”敖风此时也没废话,盯着她直接说明了来意。

“圣主,不知唤我何事?”敖月还是那样子,看着自己的亲哥说道。

“行了,们都下去吧,我和我妹妹说几句话,这次回去也得回去,谢兰阿姨已经给我下了死命令,就算是绑都得把绑回去。”挥退了凌云宗其他人,敖风看着她说道。

“凭什么让我回去,她不是对我很失望吗?”敖月回道。

“我说小妹,这是何必呢,的寿命将近,真让我们看着就这样生死道消,还有谢兰阿姨也没做什么吧?这样恨自己的母亲觉得合适吗?希望父亲回来的时候见不到吗?”敖风苦口婆吗的问道。